當前位置:首頁 > 業界資訊 >

楊元慶:聯想擴張啓示錄

公布时间:2019-09-30 14:09:15 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:楊清清
[摘要] 杨元庆-王建新 摄 编者按:高科技移动互联领域是辉煌70年的一个亮点,也展现了当代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最新贡献。究其背后的原因,一是坚持...
杨元庆-王建新 摄

杨元庆-王建新 摄

編者按:高科技移動互聯領域是輝煌70年的一個亮點,也展現了當代中國人對世界文明的最新貢獻。究其背後的原因,一是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,二是龐大的人口基數帶來的互聯網紅利,三是日益增長的中産階層爲新技術革命提供了源源不斷的人才儲備。繼往以開來,中國當站在新征程的起點,對外以更博大的胸懷擁抱世界,對內則實施更大範圍的簡政降稅惠及民生。根基既牢,東方大國勇立世界新技術革命潮頭可期。

距離正式采訪還有約半個小時的時間。楊元慶剛剛結束了一場會議,獨自一人在采訪間旁的沙發區來回踱步。他一邊走,一邊揮舞舒展著雙臂,微微低頭,仿佛在思考著什麽。

盡管已年過半百,兩鬓微白,這位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依旧保持忙碌,全年在全球各地飛來飛去。但每每對外,他看上去總是毫無倦意,大步流星,走路帶風。接受采訪時,講至激越處,談吐如意氣風發的少年。

“聯想就是從競爭中長大的,”半年前的集團誓師大會上,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問及下一年的挑戰時,楊元慶突然擡高音量,握緊拳頭,“新的競爭對手加入,我們挺歡迎,說明這個市場還有吸引力。但是想贏我們,沒那麽容易!”

楊元慶的自信,來自于伴隨聯想集團整整三十年的積累,他自诩“把最好的時光奉獻給了聯想”。1989年,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應屆畢業生,加入剛剛創立5年的聯想公司;1994年,楊元慶出任聯想公司微機事業部總經理,與百倍于聯想銷量的國際巨頭們“拼刺刀”,短短兩年後在國內PC市場一舉奪魁。

但聯想並未止步于此。2004年,在楊元慶的帶領下,聯想以總價17.5億美元收購IBM全球PC業務,上演了一出“蛇吞象”的並購大戲。自此之後,聯想開啓了全球擴張模式。

“一開始,我們形容自己只是在小江小河裏遊泳,現在是要到大海裏遊泳,風浪畢竟不一樣。”9月6日,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獨家專訪時,回憶起2004年的那場並購大戲,楊元慶不住感慨道,“這需要經曆一個很長時間的學習過程。”

時至今日,聯想這個曾經誕生于中科院計算所傳達室、寂寂無名的初創企業,早已成長爲中國制造的“全球名片”。與之伴生的“聯想經驗”與“聯想思考”,亦顯得彌足珍貴。

去大海遊泳

自1990年首次推出自有品牌電腦後,聯想一筆一劃地將自己刻在中國乃至全球PC史上。

1994年,中國將進口電腦關稅由300%降低至26%,國有品牌電腦立刻直接面對IBM、康柏等龐然大物的競爭。被視爲中國領頭羊老年老的長城,從巅峰至潰敗,前後僅一年時間。

也正是1994年,楊元慶接手了聯想個人電腦業務。“那時聯想一年賣2萬台電腦,我們的競爭對手——康柏、惠普、IBM——都是百倍于我們的數量。”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回憶道。

但楊元慶坦言並未懼怕。同年,轉爲完全由代理銷售的计谋後,聯想自有品牌電腦銷量達至4.2萬台,跻身中國市場三甲,1996年,聯想電腦一舉獲得中國PC機銷量第一,並保持至今。

之後,聯想開始從“小江小河”走向了“大海”。

2001年,IBM第一次找到了聯想,希望出售PC業務。不過當時,這個想法很快被否決了。“我們覺得這是天方夜譚。”曾經短兵相接、高高在上的巨頭玩家抛出了橄榄枝,楊元慶與聯想覺得有些不行置信。

隨著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WTO,聯想開始梳理自己的全球擴張戰略。機緣之下,IBM再次找到了聯想,兩相契合下,雙方認真洽談了一年時間,直至2005年5月交易最終完成。

但它只是联想并购大戏的开始。如今,联想已将摩托罗拉、IBM X86服务器、NEC、富士通PC等收入囊中。“我们的收购不是为了规模,而是为了能力或品牌。”回溯联想的海外并购之路,杨元庆指出。

还是以收购IBM PC业务为例,联想此举不仅获得全球运营能力、条记本电脑设计及制造能力,还获得Thinkpad这样的全球性知名品牌。这些对于当时的联想而言,是不具备的。

收购IBM X86服务器亦然,它令主攻终端业务的联想真正踏入基础架构领域,填补了业务空白;收购摩托罗拉,则资助联想获得足够多的专利能力,免去手机出海的高额专利费门槛;收购NEC及富士通相关业务,也主要利用了两个日本品牌的本土价值——如今联想占据日本电脑过半的市场份额。

1+1大于2

被联想收购之前,IBM PC业务一年巨亏数亿元,但联想通过将中国生产制造及研发方面的低成本优势,结合IBM全球运营、设计制造、品牌实力等“美国优势”,一举扭亏。现在,仅Think品牌产物,联想一年便可收获超10亿美元盈利。

“當初我們是30億美元購買了100億美元規模的業務,但如今,僅僅聯想電腦就達到400億美元年銷售額,”楊元慶指出,“這是1+1遠遠大于2的事情。”

在杨元庆看来,收购IBM PC业务是一场“硬仗”,难点就在于整合。2004年的联想,一个仅在中国本土经营、从未有过全球运营经验的企业,面对IBM丢来的“巨象”,多少有些无措。同时,中国企业鲸吞外企,也难免涉及文化冲突。

“我們後來要求員工相互學習對方的文化,甚至開了很多基于信任的研討會,把沖突全部列出來,一條一條想辦法解決,”楊元慶介紹道,“逐漸地,聯想內部開始形成一種獨有的共識文化。”

這一點,從聯想員工的反饋可見一斑。聯想北歐總部位于丹麥哥本哈根,出乎意料的是,團隊內的許多治理層人士可追溯至IBM時代。

“核心团队15年前的照片,与今天看到的是一样的人,”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,联想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丹麦R模式业务销售总监Jens Henrik Thomsen强调,“我们是联想,我们是一个完整的团队。”

联想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丹麦负责人Peter Juul Jorgensen甚至提到前后治理风格的差异。在他看来,美式治理风格更偏重命令式,中式治理风格则更注重沟通。“我很早就与元庆见面,双方双向沟通,”Peter Juul Jorgensen回忆称,“相比IBM,联想给我们的空间是很大的。”

最終的效果是,收購之後,聯想在當地的商用PC市場份額從2005年的20%一躍至2018年Q4的60.9%,PC市場份額亦從2010年不及10%,直升至2018年Q4的50.2%。

新的征途

時至今日,新的命題擺在了聯想、乃至整個中國制造業的面前:如何從低端制造向高端轉化,真正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。

“中國制造業需要朝兩個方向去發展,一個是更深度的技術創新,一個是發展大品牌。”楊元慶認爲,中國制造高質量發展的未來是智能制造,它得益于中國龐大的産業基礎,以及規模化的市場保底,也必將在自動化、數字化、智能化的過程中,走在世界前列。

对于联想而言,在智能化进程中已具备了相当条件。智能化推进需要大数据、计算力、先进的算法。数据方面,联想Smart IoT(智能物联网)战略将其PC、手机经验进展至万物智能,提供了猎取爆炸式增长数据的基础。

计算力体现为联想以服务器为代表的Smart Infrastructure(智能基础架构)业务。联想当前打造的高性能计算,及无处不在的边缘计算,是“消化汲取”海量数据的有力武器。

大数据、计算力叠加先进算法及大数据工具后,便可构筑各行各业的智能,亦即Smart Verticals(行业智能)。它与Smart IoT、Smart Infrastructure共同构成联想集团当下的“3S战略”。

而在该战略演进中,AI与5G无疑是技术基础。据介绍,目前联想已提交凌驾500件5G核心专利,不仅是美国市场最早推出5G手机的企业,也是全球首个推出5G PC的厂商。在云网融合方面,联想正结构网络功能虚拟化领域,以此资助降低5G建筑成本。

技術的结构,繞不開中國自主知識産權的話題。作爲深耕IT制造業多年的從業者,楊元慶強調,要打造更長遠的競爭力,沒有捷徑可走,中國企業必須要向縱深發展。

“一方面,圍繞差异用處的芯片,我們需要占領制高點,做成該領域的領先企業,做到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”楊元慶指出,“另一方面,我們要發展更加前沿的科學領域,需要有從頭開始寫源代碼、寫指令集的企業,更要從基礎科學教育、創新文化等層面爲前沿科學的突破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。”

【返回首頁】